山炮 2022-06-04 01:16:22 460 0 0 0 0

        富家千金,雪儿,刚刚从广州白云国际大酒店出来,一溜烟钻进四个圈圈标志的车(我也不认识这个牌子的车),嘴里对司机嘟囔着:“老李,明天我叫我爸爸这里买了,瞧他们经理狗眼看人低”。司机老李:“大小姐,老爷说了不收购100亿以下的企业”。

雪,一脸不赖烦的看着车窗外。

       此时此刻,在中国遥远的小山村,一个青年在埋着头,在梯田上插秧。远处隐约走来一位姑娘,挑着一副扁担,扁担前面有一个瓦罐壶,后面是一个簸箕。簸箕上盖着一层白纱布。

       姑娘挑着扁担走到青年面前,放下扁担,提起瓦罐递给青年,青年四脖子汗流,青年接过瓦罐一饮而尽,那种畅快淋漓的感觉,从脚指头到头发尖。 姑娘又揭开簸箕上面的那层白纱布,青年定睛一看情不自禁的说:“烧饼”。也不管什么干净不干净了,手也不洗,拿过来就吃。

姑娘看着青年,大口吃着烧饼,又看到青年额头上的汗,姑娘从兜里掏出手绢,给青年擦汗。一边擦一边说:“烧饼哥,俺知道你最爱吃烧饼了,俺给你送来”。

烧饼笑到:“阿芳,以后不要这么麻烦了,等我把这亩田的秧苗插完,我也就回去了”。

阿芳一脸不情愿,把头扭到一边去。

烧饼看阿芳一脸憋屈,安慰到:“明年我还回来的”。

阿芳:“明年 明年,又明年,我都23了,你回去了,就不回回来了,村长说 你会什么电子机(计算机),在机器里打广告,你回城里去就会把俺忘了”。

烧饼:“阿芳,我怎么会忘了你呀!”

阿芳一脸没取的 哼了一声,把手绢随手一丢,丢在烧饼的手上,转身跑到对面瓜田边的茅草瓜棚里。

烧饼去追,天又下起了雷阵雨。

等烧饼追到瓜棚,浑身湿透了。

烧饼掀开瓜棚的草帘子,看见阿芳湿漉漉的坐在草铺的床上。

烧饼,什么也没说,坐到阿芳的旁边,看见阿芳的头上有树叶,伸手去捻,阿芳突然握住烧饼的手,四目相对,虽然瓜棚外面下着雷阵雨,瓜棚里面热得很,烧饼脸涨得通红。

此时,一个惊天炸雷,烧饼再也忍不住了,一个猛子把阿芳按到在草床上。阿芳没反抗。一帆云雨之后,瓜棚外面的天也晴了。

转眼一年过去了,阿芳的马上都要生了,烧饼急急忙忙的从城里的工作室回村里。

       

阿芳,在县里的医院生了一个小时,还没生出来。烧饼在手术室外面焦急的度步,来回走。

医生出来,问,谁是家属。

烧饼急忙上去,我是,我是。

医生说,孕妇大出血,保大人,还是保孩子?

烧饼说,都保都保。

医生看了一眼烧饼,进了手术室。

过来没10分钟,里面传来了,婴儿的啼哭声。

医生出来,说,去看看你老婆吧,失血过多,没多长时间了。

烧饼冲进手术室,看见阿芳脸色苍白,还有一丝气息,烧饼上去握着阿芳的手,小声喊阿芳的名字,阿芳气如游丝,说:“烧饼哥,照顾好俺们的儿子,你不能忘了俺,烧饼哥......烧饼哥.......烧饼.......哥”。

烧饼,看见阿芳断了气,扑在阿芳的身上,喊到,阿芳。。。。。声音在医院的走廊里回荡。

还是那亩梯田,还是那些秧苗,梯田的边上,添了一座新坟,烧饼抱着刚出生的儿子,站在坟头。

旁边的村长对烧饼说:阿芳呀,父母早亡,是个苦命的丫头。

烧饼流着泪,:“村长,你唢呐吹得好,就给阿芳吹一曲吧”。

村长,点了点头。吹起了忧伤的唢呐。

此时微风吹过,唢呐声悠长回荡。

烧饼看着阿芳的坟,看着田里随风飘荡的麦穗,心想“我Google,百度做得再好,挣再多的钱,也保不住阿芳,我真是一个废物”。

往事随风而逝,烧饼带着儿子,一张南飞的机票,到了广州。

烧饼发誓不碰电脑,索性租了一个房子送外卖。

带着儿子送外卖,骑着电瓶车。

这一天,烧饼的手机,来了一个新的订单,烧饼紧忙送去。地址在白云山国际大酒店888号房间。

烧饼按门铃,门一开,烧饼:“您好您的外.....”   “阿芳”!

第一集完。。。


【版權聲明】
本文爲原創,遵循CC 4.0 BY-SA版權協議!轉載時請附上原文鏈接及本聲明。
原文鏈接:https://gugehome.com/am.php?t=3rLHzMAQvpRu
Tag: 闲聊 小说
未登錄,
請先 [ 註冊 ] or [ 登錄 ]
(一分鍾即可完成註冊!)
返回首頁     ·   返回[休闲灌水]   ·   返回頂部  

瀏覽模式


最新  最熱  隨機  標籤列表  Node列表  新Nod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