討論交流
Deleon 2023-04-19 191 0 0 0 0
ChatGPT,人工智能,本文的封面图也是AI生成的,小编已经失业了(不是文|宋佳旻王雨娟李莹辛晓彤叶徐彤编辑|余乐ChatGPT横空出世才几个月,多个行业已经切实感到了来自AI的冲击。社交媒体上,打工人们纷纷担心自己被裁员。…

ChatGPT横空出世才几个月,多个行业已经切实感到了来自AI的冲击。

社交媒体上,打工人们纷纷担心自己被裁员。传言中受AI冲击最大的包括游戏美术、插画、文案、服装设计等行业。

我们经过访谈发现,游戏、设计等行业的原画师这个工种受到的冲击最快、最大,已经出现了裁员现象。广州一家中型外包游戏公司的特效技术总监丹青称,公司原画团队2023年初使用AI之后,已经裁员2/3。

还有很多人在考虑转行,原画师小毛转型成为美妆博主,学习动画的大四学生龙三丰则考虑毕业后去当教师。

更多行业暂时还没有受到裁员的直接冲击,但是已经开始运用AI工作。从业十多年的手游项目主策划张立东表示,AI已经能辅助广告公司的前期工作,节省了很多成本。

很多受访对象告诉我们,用AI帮助自己工作也并不是那么容易的事。今后,自身水平过硬,又善于使用AI的“复合型人才”将会更受企业的欢迎。


1,原画师已开始被裁

在丹青所在的公司,原画团队自从2023年初引入国外的一款付费AI软件后,工作效率提升了3倍。借助AI,打草稿的步骤节省下来,原画师只需完成后期细节修改,“相当于节约了50%的工作量。”之前15个人的工作量,现在5个人可以完成。

于是,公司开始分批裁人:每次裁三四个,一共裁了22位,团队人数缩水2/3。公司明确告知员工,裁他们就是因为有了AI。

裁员后,公司每个月能省下20万元人力成本,“现在还只是初级阶段,以后有成熟的制作链就会节省更多成本。”丹青说。有了AI后,公司的订单虽然没有增加,但利润率明显提升。

不过,丹青所在的公司裁的都是初级和中级原画师——他们的工作已经可以被AI完全取代。技术更好的资深原画师则无人被裁。

丹青解释说,资深原画师的核心竞争力在于通过后期调整,来满足甲方的细化需求。“这是AI还没有办法完成的,还需要很长时间的迭代才有可能实现。”。

从事服装设计的悦悦就发现,公司放弃了一个各方面都很合适,只是不会用AI的原画师,并招来三个会用AI做图的画师之后,反而出现了一些新的问题。

首先,团队的整体效率并未因AI而提升太多。使用AI辅助绘画后,前期工作加速了,能省下1/5的时间,但是由于这几位“AI画师”本身水平一般,又要花很多时间去做后期修改。

另一个问题是,用AI可能会被客户发现。

为了维持订单价格,乙方通常不会主动告知甲方自己使用AI作图。但是,自从悦悦的公司用上AI以后,甲方经常发现画稿中有“非人类所能造成”的细节错误,进而发现悦悦的公司使用AI,要求降价。双方开了好几次会也没谈拢价格。

后来,公司把三个AI画师辞退到只剩一个,并要求他优化流程。公司也不招新人了,只敢招一些技术很熟练的老员工。


2,AI很难完全取代人 

目前,更多行业和工种里,AI暂时还构不成对人的威胁。

在乙方美术团队内部,原画之外的岗位受AI影响并不大。丹青表示,目前AI还没有波及动作、模型和特效这三个团队。

特效资源库是每个公司的独立资产,在市面上不流通,而AI需要大量资源库喂养。因此,特效行业在很长的一段时间内都不会受到AI冲击。

游戏领域的甲方公司也不太会受到影响。腾讯某头部游戏工作室的一位策划人员表示,像他们这种稳定上线的项目,整体情况还不错,所以基本没有出现裁员的情况,更毋论因为AI的应用而裁员。

游戏制作人张立东表示,现在AI工具所产出的内容,还无法完全满足作品产出的需要。在游戏开发中,需要把人物角色、道具等在Photoshop(专业修图软件)中分层处理,但AI交出来的内容,是单一的图层,所以应用局限很大。

Stable Diffusion和Midjourney是目前常用的两款AI绘图工具。张立东认为,Midjourney是傻瓜式操作,适合普通人;Stable Diffusion则更适合用于游戏行业的图像生产,且功能和可拓展性每天都在进步。但是,要想让它成为彻底的生产工具,“现在还非常困难”。


不仅如此,用AI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。包括GhatGPT、Midjourney等在内的一系列AI工具,都有比较大的使用门槛。“能好好使用AI工具(对人员的要求),可能比某些小公司的用人需求还要高。”

最初使用AI绘画工具时,很多人会讶异于自己通过简单的操作就能获得一张高质量的图,可一旦需求越来越细,难度就会指数级提升,“给AI提需求是一件非常困难,或者说非常有技术性的事情。”

从现有的AI工具及人员水平来看,应用到工作中肯定是会付出比较大的经济代价。“大家需要很多培训学习及试错的成本。”张立东表示。AI画图工具本身是个以算法为基础的大模型,如果想要大规模应用在实际工作中,还需要团队不断编写插件。

在绘图之外,游戏行业的文案工作也没有被AI取代。在某游戏大厂担任文案策划的小鲨表示,公司已经开始研究AI,但她身边也并没有人因此被裁员,“商业写作涉及的内容很复杂,而且游戏文案不是纯写作,涉及策划内容和多部门的配合,这些AI都实现不了。”

张立东告诉我们,AI在文案工作上确实有超高的效率,但它的成文容易被分辨出来。“一般实际工作中所需要的文本,都是特定的,针对某个主题,需要有比较深入或者新颖的观点,目前AI还不太容易做到。”

很多情况下,AI或许可以拿出99%近似对的答案,但也可能会出错,只是它没办法自己检查,永远不知道自己是错的。从这个方面来看,人永远不会被完全取代。“低级的工种可能会被取代,但每一个新技术出来的时候大概都是这样。”张立东说到。

很多公司考虑到版权风险,不会将ChatGPT投入使用。“公司目前还不会将ChatGPT作为辅助编程的工具。”某科技大厂的高级工程师程建也说。一方面,这是因为公司有信息安全、商业机密的规定,不会将软件需求上传至ChatGPT的网络,另一方面,大公司的代码要查重,不能直接引用外部代码片段,如果直接拷贝ChatGPT的生成结果,会存在版权风险。


3,更多行业,AI放大人的能力

“AI取代人不是一件特别容易的事情,但是利用AI工具进行效率提升是很容易的,现在就能实现了。”张立东认为。

包括大厂在内的很多公司已经开始运用AI工作,放大人的能力。

以他刚刚为之做过Stable diffusion使用培训的广告公司为例,该公司已经有意识地将Midjourney等AI绘图工具用在业务的前期沟通阶段,比如先用AI出几张示意图,看看哪个更靠近甲方的需求,就能在这个基础上继续向前推进。“只这一个步骤,就可以为他们节省很多时间。”

阿里一位推荐算法相关业务的主管告诉我们,近一个多月来,他们团队已经经常在工作中使用ChatGPT了,用来帮助写代码和替代搜索引擎的功能。

上述腾讯某头部游戏工作室的策划人也提到,AI的应用会有助于策划或者运营岗的同事更好地跟美术团队进行沟通。“有些需求,语音或者文字可能表达不准确,但是现在就可以用Midjournry,先跑一批符合自己需求的参考图,然后再去跟美术或者UI(界面设计)同事沟通。”

只是现阶段的这种应用,更多是员工的个人行为,公司层面并未倡导。

除了离AI技术很近的游戏和互联网公司,传统制造业也开始大范围运用AI。

或许在普遍认知中,AI与传统制造业相隔甚远,后者的低利润运营模式撑不起前者的高成本。但是,在莆田一众制鞋厂商中间,索罗芬(Soulsfeng)的创始人黄逢春就将AI带进了传统制鞋业。

索罗芬对AI的应用主要在设计和广告环节。设计领域,索罗芬借助Stable Diffusion这个模型从文本生成图像。黄逢春表示,从前至少需要五名设计人员完成的工作,现在只需一名设计师。随着AI的不断“学习”,它对指令的理解和风格的把握也更加纯熟。

如果说产品设计仍需设计师把控风格,那广告营销对AI的倚仗就更多了。黄逢春举了个例子:老板不可能要求一个员工做1000条广告,并控制所有广告的投放渠道、产出效率等,但AI可以,只要设置好投入产出比等几个关键数据即可,AI可以做出几千甚至上万条广告,并分发在合适的渠道。“换做人力,至少也得是几十个人的团队共同协作。”


4,打工人的焦虑和转变

在AI投入应用后,不少打工人陷入焦虑,开始考虑转行,尤其是在原画师这样最先受到冲击的领域。

“AI带来的是精神上的打压,让中低层画师产生自我怀疑。”有四年从业经历的插画师M君说。

之前,M君每个月能画四张图,这个月只画了两张,大部分时间都在焦虑和尝试AI中度过。当她看到自己用AI生出来的图很粗糙,不能用的时候,就可以安心地去画画;但是,在社交平台上看到别人用AI生出非常精美的图后,她就又开始焦虑。

插画博主龙三丰认为,AI对画师的冲击就像方便面对餐饮行业的冲击一样,有人会选择就此吃快餐、走捷径,但她还是会踏踏实实烹饪、练习技术。但是,她在看到关于裁员的讨论时也无可避免地“感到很慌张。”

北京某科技公司程序员小杨发现,很多使用过ChatGPT的前端程序员也都开始慌了:“感觉技术升级后,本来10个人做的工作,现在一个人加ChatGPT就能做。”

小毛是一名工作两年多的原画师,她认为AI会让打工人更加辛苦。“在游戏公司工作本身就很累,每天我要上11个半小时班,AI出现又会进一步加剧行业内卷。”

在精神内耗过后,很多人开始谋求转型。丹青称,特效行业之前人才没有那么饱和,但是因为AI的使用,很多人开始从原画等行业涌入特效行业。他近一个星期收到的简历,有1/5是从原画行业转来的。

龙三丰考了教师资格证,“如果无法找到心仪的美术工作,我还能去当教师。”

去年底被公司劝退后,小毛决定彻底离开游戏行业,做起了自由感更强的美妆博主。

但对于有些人来说,AI带来的焦虑不过是九牛一毛。小杨告诉我们,35岁门槛、互联网行业不景气、疯狂内卷等重重焦虑包围着底层程序员,“很少有人在意再加一点ChatGPT带来的焦虑。”

M君也选择留在插画行业,发挥人的创作在情感上的优势。她使用Stable Diffusion工具,把自己的半成品喂给AI,发现AI没有她自己画的脸有情绪和特色。“虽然我画得不完美,能看出笨拙的痕迹,但我感觉我自己画出的更有情感。”

一家自动驾驶公司的程序员李立也对AI持积极态度。李立认为,对于程序员来说,如何看待AI的影响取决于对自身工作价值的定位。如果程序员认为自己吃的是资源,那ChatGPT毫无疑问威胁了他们的技术资源;如果程序员认为自己的价值来自服务,来自提高效率带来的利润。那ChatGPT作为一个帮助程序员提效的工具,应该受到欢迎。

“一个好的技术不应该是让人失业的技术,而是解放人的技术。”

文|宋佳旻 王雨娟 李莹 辛晓彤 叶徐彤


Tag: ChatGPT 人工智能
歡迎評論
未登錄,
請先 [ 註冊 ] or [ 登錄 ]
(一分鍾即可完成註冊!)
返回首頁     ·   返回[討論交流]   ·   返回頂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