討論交流
xiaotong 2024-05-11 44 0 0 0 0
舔狗,女人,渣女,看了胖猫与谭竹的聊天记录,心情久久不能平复。很难相信,对爱情毫无保留的如此年轻的生命,会以这样的方式陨落。胖猫的悲剧已经无法挽回,但其他故事里却有着不一样的结局。武汉小伙阿明就比胖猫幸运一些。孽缘起于…
看了胖猫与谭竹的聊天记录,心情久久不能平复。很难相信,对爱情毫无保留的如此年轻的生命,会以这样的方式陨落。
胖猫的悲剧已经无法挽回,但其他故事里却有着不一样的结局。
武汉小伙阿明就比胖猫幸运一些。
孽缘起于相亲
阿明是武汉新洲区(武汉远城区)人,两个姐姐都已出嫁。因性格比较软,加上工作长期在工地,没什么异性交往经验,一直单身。
2020年6月底,26岁的阿明被人介绍与24岁女子阿芳相亲。两人在双方父母见证下相互了解,之后添加微信,开始日常聊天。
一天收到22条商品链接代付款
起初,阿芳会以“爱吃水果”“我有个朋友收到男友的巧克力很开心”“沐浴露见底了”等说辞,暗示男方为她小额购物,阿明一一满足。
尝到甜头之后,女方开始指定商品要求付款、指定数额索要转账和红包。阿明有时回复延迟,或者表示手头没钱了,女方则直接回复“我已经买了,你给我报销”“发工资了转账吧”。
这些商品,从几十上百元的面膜、耳钉、水果,甚至桌布、纸巾、肥皂等日常小物品,发展到后来的名牌化妆品、衣服、苹果手机、奢侈品包包等数千数万元物品。
2020年7月7日,从早上7点半至深夜转钟,女生一天发来了充电宝、牙膏、晴雨伞、化妆水等22条产品链接。
稍有拖延就有上百条信息谩骂
阿明经常在同一天被反复、多轮索要红包,有时时间从早上7点持续到凌晨转钟。手头没钱了,被命令深夜找同事借钱,被要求开通网络平台贷款。回复不及时,或者没在限期内筹到钱,女方会连续发来几十上百条催促信息,里边有脏话辱骂,和“废物”“死人”这样的侮辱称呼。
阿明几次深夜发来照片,称自己在工地干活,或者正在开会、在跟领导谈话,让女方“稍等下”。这种情况下,女方常见回复是“有时间打字,没时间付款”“你是不是死了,墨迹得像女人”。这样的催要会持续数小时,甚至连续几天。
2021年12月,阿明被持续十多天追问工资,被索要双十二红包、去三亚的费用、元旦庆祝费用和春节拜年红包。阿明发工资后,两轮转账3444元、520元和1314元、520元。女方埋怨“你答应过每次发红包要在3千以上,现在只有一半,下一半明年发吗?”
女方多次以“发5200的是真爱,是真的想娶女生”“13920是一生就爱你,我闺蜜都收到了”,要求阿明转账。女方在斥责、谩骂、嘲讽中间,会夹杂“亲爱的”“宝宝”“哥哥”“有钱了我们出去玩”这样撒娇、恳求。
每次索要这种有特殊寓意的钱款,女方要求必须“备注爱情主题文字”,甚至会主动发给阿明200元,凑成5200元,或者要求把5000元拆分成3344元和1314元重新发送。阿明嫌麻烦,被女方责骂“狗改不了吃屎”“狗都比你听话”。因为备注信息问题,争吵、谩骂、重新发送、收款,这样的循环情况频繁上演。
女方收到钱款后,总是回复一句“谢谢亲爱的红包礼物”。即便前一句话还在谩骂,即便“感谢”之后会立即继续谩骂。
3年花了33万元,只见面不超过5次
两人认识后,见面次数屈指可数,第一次是相亲,第二次是按要求买了苹果手机送给她,“时间不超过3分钟”,第三次只吃了一顿饭,希望能正常见面、约会。
每次阿明要求见面,女方便会以各种理由拖延拒绝。有一次阿明按要求到商场购买26800元包包,约定次日送给女方,再一起逛街吃饭。但约会当天,女方以“陪亲戚走不开”为由爽约,谩骂、恳求一整天,要求阿明深夜把包送到楼下,“我扔垃圾的时候顺便拿”。
索要28万元彩礼无果彻底拉黑男方
阿明多次询问是否可以以情侣身份见家长。女方往往以“脑壳不清醒”“我没说不是情侣”“看你追的手段”“你不愿意就换人”回复。
阿明想和女方一起去商场购物、逛街,而不是当线上提款机。女方回复“我不想带你见我朋友。她们都很漂亮,很势利眼的,你很穷。女生们经常说,不跟没钱的人玩,浪费时间。”
阿明提出把银行卡交给女方,如果结婚,可以把女方名字加在房本上。女方回复“看不上不过万的卡”“我舅妈家房子只有她一个人名字,没有我舅舅名字。婆婆送媳妇房子的都有,加名字不算什么”。
女方经常教训阿明:没钱不配谈恋爱,我一直是拒绝别人,我见过的世面是你只能在新闻里看到的;我以前跟着老板出差,是住广州塔大酒店,一顿饭吃5千;没成功前的才华不值钱,某明星没钱都被女友抛弃过;你26岁了工资还不过万,你要加油努力,“狗都比你听教”。
阿明曾反驳,说给女方的钱已经可以付一套首付了,抱怨女生动辄辱骂他,“我是个人,不是畜生”。女方回复:你大男子主义,性格有问题,如果不改正,“我永远不会嫁给你”。
几次观念争论后,阿明变得顺从,经常自觉道歉“我错了”“明白,我是废物”,试图以自辱方式换取原谅。但往往换来的是“你就是贱”“我还没有把你甩了,你偷着乐吧”“你有什么,穷得理直气壮”。
2023年2月,阿明因为失业,对索要财物表现得冷淡。女方表示,收到20万就愿意嫁给男方。阿明开始外出讨要被拖欠的工资。
当月25日,女方表示“这是最后一次机会哦,别怪我没提醒你”“补发情人节红包,彩礼22万或者28万,证明下你的实力”。催债持续到当天傍晚,阿明被女方拉黑。
此后,女方多次临时恢复阿明的微信好友,索要钱款买手机、要求代付购物,之后再将阿明拉黑。
女方曾恢复阿明为好友,询问“你姐打我电话要钱,是什么意思”。阿明说,他买的东西应该还给他。女方不再回复信息,并在2023年4月14日将阿明彻底拉黑。
法院以“不当得利”判退还27万元
2023年12月,新洲区人民法院以阿芳获得的钱财构成不当得利,判定退还27万元。目前,因阿芳迟迟未执行判决,阿明决定申请强制执行。
其中有大概6万元转账和付款,无法判断性质,阿明放弃了。
可惜的是,女方名下并无财产,所以这起诉讼赢了案子,执行却不容易。在这里,也想提醒所有恋爱中的男女,一定要警惕以恋爱为名,索要财物。无论是捞女,还是捞男,通通不配谈爱。






Tag: 舔狗 女人 渣女
歡迎評論
未登錄,
請先 [ 註冊 ] or [ 登錄 ]
(一分鍾即可完成註冊!)
返回首頁     ·   返回[討論交流]   ·   返回頂部